爸爸终于不用再住在医院里了,才每次说些这种

日期:2019-10-20编辑作者:企业文化

至于统计结果排名第二的,竟然是编号第十的“口水”,这是很令大家意外的。 “口水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大家不免狐疑的翻看着问卷。 果然,投票给“口水”的,理由实在整齐却乏味得要命: “口水能帮助消化” 唔……人嘛,毕竟是有分浪漫型和实际型的。眼泪跟口水,也许可以各自作为他们城堡的护城河吧。 当然支持“口水”的,也并不都是只顾吃饭的家伙—— “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做润滑剂使用……”这是一位电影导演的回答。 “可以在必要的时候,从嘴角留下来……”这是一位色狼的回答。 除了“眼泪”和“口水”之外,其他液体虽然平日流浪也很大、输出率也很高,得票却都偏低。尤其是编号第一和第五、第六的,原来都呼声甚高,竟然一起被淘汰出局。 从这次的活动,我们得到了一个教训: 对于自己或别人身上流出去的液体,从此我们都应该更加的谨慎…… 卡通多么性苦闷 “卡通片里的这些家伙,都是因为没机会做爱,才变成这么暴力的。”他说。 每次在做土耳其蛋卷给我吃的时候,他都会说出这类“很——麻——烦”的话来。 我认为他一定是因为把蛋弄成那样的形状,心里对鸡蛋充满了罪恶感,才每次说些这种话,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不过,话又说回来,也可能根本是因为每次他在做晚饭的时候,我都像个傻瓜一样,再看电视卡通吧。 嗳,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他的意见已经说了,我呢,如果还想吃到土耳其蛋卷,就必须努力回答。 卡通多么暴力 “我喜欢暴力!”——不能这样说。如果这样说,立刻会被痛恨暴力的大家,狠狠打一顿。 “我喜欢卡通!”——这就很安全,女人听了这话,都会觉得你天真有如儿童;男人听了这话,都会觉得你无害有如白痴。 嗯……那如果我说——“卡通都很暴力!我喜欢卡通!” 这样就应该互相抵消,既不会被打,也不会被当成白痴了吧? “卡通真的有这么暴力吗?”——三百四十七位假装一直不知道这件事的妈妈,组成的“家长恐慌代表团”。立刻以形而上的方式打电话给我,表示她们的关切。 三百四十七对泪汪汪的眼睛,是怎么一回事呢? 假装你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天的星星,突然每粒星星都变成了一颗眼球——就是这么回事。说压力嘛,也很有压力;说达利嘛,也很有达利。 “我都只让他们看唐老鸭和猪小弟喔。”妈妈一号好像代理迪士尼。 “我都只让他们看小丁当喔。”妈妈二号好像日本热水瓶变成的胖妖精。 “我什么都不让他们看喔。”哗,妈妈三号的试管发型,根本就是辛普森妈妈嘛! 我决定`采用“模拟真实”的方法跟她们沟通—— 我现场播放了唐老鸭和小叮当的片段,由妈妈一号和妈妈二号亲身体验。 结果妈妈一号被锅铲打扁了脸,又在我的墙上撞出一个人形的洞。 妈妈二号被小叮当口袋里的熨斗压得平平的,从我的传真机里传到不知哪里去了。 至于妈妈三号,倒还蛮完整的,依照我随便放的两段辛普森家庭,辛普森妈妈只不过一次去隆乳,另一次跟推销员有个外遇罢了。 妈妈三号,戴着新的胸部,很高兴得挽着金发推销员的手臂,走出我的大门。 军队也很性苦闷 “你看吧。如果卡通里这些家伙,不用这么性苦闷的话,就不用整天打来打去、杀来杀去了。” 他一边羡慕的看着妈妈三号幸福的背影,一边放下一盘美丽却痛苦的土耳其蛋卷。 啊,形而下的土耳其蛋卷,像土耳其国旗上那轮弯弯的新月一样,弯弯的躺在盘子里。 人生,除了性与暴力之外,还是有其他美好的事物啊。 “所以,照你这样说,军队里和学校里,如果不这么性苦闷的话,就也都不会这么暴力啰?”我觉得土耳其蛋卷真好吃,就以良好的态度回报他。 “唔……军队本来就是为了暴力而存在的,所以才那么怕军人彼此相爱嘛。……至于学校……”他笑嘻嘻的看着我:“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哪家学校会性苦闷的呢。” 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毕业的呀?……

图片 1

小叮当7岁,她的爸爸去世了。

当她赶到爸爸的病床前,她只看到父亲睁着眼睛,长大嘴巴的样子,还有哭的歇斯底里的妈妈。

她知道这一切终于结束了,爸爸终于不用再住在医院里了,她也不用再寄居在外公外婆的家里,每晚睡在硬邦邦、冷冰冰的地板上,她还不懂得悲伤。

可是她想她要想个办法让妈妈停下来,于是她装作很懂事的样子,跪在妈妈面前说:“妈妈,我会听话的,你别哭了。”果然膝盖很好用,妈妈在抱着她的头痛哭一阵之后,渐渐平静了下来。

过了几天,她才渐渐意识到,原来父亲的去世意味着永远的离别,她便再也开心不起来了。

因为爸爸才是最疼爱她的人。但凡她想要的,妈妈不给买,爸爸总会偷偷的买回来;爸爸从来不骂她,更不用说动手打她;妈妈打她的时候,爸爸也总是护着;可是每次妈妈和爸爸吵架,因为害怕妈妈,所以小叮当不得不帮着妈妈,但她心底一直更喜欢爸爸。现在爸爸不见了,那该怎么好呢?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可是小叮当却再也开心不起来了。

在学校里,同学们知道小叮当的爸爸去世了,不光不帮助她,还拿她取乐,扔她的东西,打趣她,给她取绰号;而班主任老师也不帮助她,反而嘲笑她,嘲笑她的黄毛衣,嘲笑她做错的题,甚至嘲笑她的圆珠笔,于是同学们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她,她不懂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讨厌她?

回到家里,妈妈更可怕,小叮当只要做错一点儿事,或者成绩低一点儿,就会被妈妈责骂或者痛打,在小叮当的印象里她很少看到妈妈笑,妈妈总是板着脸,一副很凶的样子。奇怪的是当她和妈妈一起外出遇到其他大人,她们都会对小叮当说:“你妈妈多不容易啊!……一个人带你多辛苦啊!……她都是为了你啊!……你长大后一定要孝顺你妈妈……”而听到这些话,妈妈却在一旁面带微笑……小叮当想:大概我是多余的!……如果没有我,大概妈妈会过的更好……

所以她既不想去上学,也不愿意回家,那么她能去哪儿呢?

她想要去找爸爸!人们都说爸爸去了天上,去天上找爸爸吧!怎么才能去天上呢?坐飞机?!

她一直听别人说自己的家和学校离机场很近,但她并不知道怎么才能够去机场,于是她去问学校里的体育老师,学校里的大个子的体育老师对她最好,又一次她跑步跌倒了,膝盖受了伤,体育老师把她抱到医务室,小心的帮她擦了伤口,上了药水,所以在学校里小叮当最喜欢这个大个子的体育老师。

放学后,小叮当跑到大个子老师的体育室里,大个子老师正在整理篮球。

小叮当说:“大个子老师好!您知道去机场怎么走吗?”

“谁要去机场?”大个子老师觉得有点奇怪,但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

“我!”

“你?一个人?”大个子老师回头问。

“嗯!”

“为什么?”大个子老师转过身来。

“我要去天上找我爸爸!”

大个子老师显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可是坐飞机并找不到爸爸呀!”

“那坐什么可以找到?火箭吗?”

“你,为什么要去找爸爸呢?”大个子老师停顿了一会儿,走到小叮当身边,蹲下身子,轻声的问道。

“我想,如果没有我,我妈妈应该会快乐些。”说到这里,小叮当的眼圈红了。

“你为什么这么想?”大个子老师又停顿了一会儿。

“爸爸走后,妈妈从来没有笑过,对我也很凶,而且别人都说妈妈都是为了我才这么苦,而且妈妈听了这话还点头微笑,我想她也是这么想的……”小叮当说不下去了,呜呜的哭了起来。

大个子老师把小叮当抱在怀里,轻声的说:“大人说的话不一定都是对的,有时候他们在假装做好人。”

“假装做好人?”小叮当好奇的抬起头来,脸上的泪水还没有干。

“是的。做一个好人应该是做能够帮助到别人的事,而不是光动动嘴皮子。

就像你妈妈,每天白天要上班,晚上回家还要照顾你,这样的生活当然很累,所以有时候脾气就不好,你会觉得她凶。可我想她还是爱你的,因为她为你做了很多事情。

可是那些对你说这些话的人他们真的有帮助你妈妈吗?没有!他们帮助你了吗?也没有!

他们只是动动嘴皮子,让你觉得你是你妈妈的负担和累赘,这样的大人就是在假装做好人。他们想通过不费力气的说几句话就假装帮助了你妈妈,假装自己是个好人,事实上他们不是,这样的大人你不需要理睬他们。”小叮当虽然没太听懂,可是她觉得大个子老师说的应该没错。

“可是,也许妈妈觉得她们说的对呢?”小叮当继续问。

“怎么可能呢?你是你爸爸留给你妈妈的宝贝,你妈妈当然和你在一起才更开心,不然她一个人该多孤单啊!”大个子老师说的很肯定。

“真的吗?”小叮当将信将疑。

“当然!不然你回去问问你妈妈?”大个子老师斩钉截铁。

“我不敢。”小叮当嗫嚅道。

大个子老师叹了一口气,“回家吧!回家问问你妈妈爱不爱你。”他抚摸着小叮当的头,附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

小叮当睁着大眼睛盯着大个子老师看了好一会儿,撇了撇嘴,无奈的背着书包,慢吞吞的走了。

本文由欧冠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爸爸终于不用再住在医院里了,才每次说些这种

关键词:

袁真直率地说,袁真想想说

一连三天,我都在下午三点左右跑到收发室去。这是邮递员送信件的时间。我想伺机截住那封被我误寄往市纪委的举...

详细>>

虽然据说里没有说她的后台是谁,袁真直率地说

欧冠,方明放寒假从省城重临了,还推动一个人客人,她同宿舍的同窗张小英。袁真很欢畅,叫上前夫方为雄,一同...

详细>>

吴大德说,虽然据说里没有说她的后台是谁

我大意失荆州了。我以为礼也送过了,吴大德也暗示过了,这一次的增补提拔人选肯定有我的份,于是没有积极活动...

详细>>

娄刚想想说,娄刚低头想想说

欧冠,娄刚坐在办公桌前,聚精会神地擦着手枪。他将枪放到鼻子下嗅了嗅,举了起来,瞄准了门角的一株发财树,...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