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果的苦,是怎样穿越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日期:2019-09-22编辑作者:企业文化

有时候,幸福已经很近了,没有勇气时,我们看不见它。 念中学的时候,她坐在第一排,他坐在最后一排。他们的目光不曾相遇。 在班上,她是个乖女孩,成绩也不错;而他是调皮的,不羁的性格让老师很是头疼。他挨骂时,她会在前面偷偷地微笑,却不曾回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出现在她的梦里。她的眼中有了他,他却继续着自由恣意的日子。静静地,她坐在第一排,幻想着她无法到达的那个他的世界。 命运有时是奇妙的,原本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突然有了交点。班上调座位,他俩成了同桌。高大的他坐在她娇小的身躯旁,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让她快乐得不知所然。 她从未这样近地看过他,这让她感觉每天都生活在梦里。他的笑,他轻轻地眨眼,他微微地皱眉,都那样细致地被她捕捉到了眼里。上课时,他同她偷偷地在课桌下玩猜手指的游戏。当她纤小的手指被他的大手一把抓住时,她看清了他手上有一颗痣。她突然明白了张爱玲笔下的那颗朱砂痣,是怎样印到心里去的。 幸福往往很短暂,还长着翅膀。在她蝴蝶般快乐得微微颤抖时,又一次的调座位让他们各归其位。他提着书包离开她走向最后一排,她坐在那里,没有回头。直到她的脸深深地埋进书里,眼泪才慢慢地流了出来。 毕业后,她来到北国一个陌生的城市读大学。缤纷的校园中,时光流逝,她平静依旧,没有故事。莫名的孤独,让她常常流连网络,同亲朋故友聊天。在那里,她遇到了南方一个叫果的男孩。他们仿佛是多年的朋友,一开始就聊得很是投缘。但她执意不愿触及感情,这让果常常欲言又止。直到有一天,他对她说:世上最远的不是天与地,不是生与死。而是你就在我的前面,却不知道我爱你……看着闪烁的文字, 她突然哭了,为果的苦,她的苦。她想到了那场无人知晓的灿烂与凋零,让她害怕的距离,又这样横在她的生命中。 拭干心底的泪,她突然有了决定…… 见面那天,她先到了,坐在咖啡厅一角慢慢地等他。窗外,冬天来了,又会有一场雪。她感到了幸福,仿佛这一刻她已等待了许多年。 他的身影出现了,他微微地皱眉,眨了眨眼,又露出了不羁的笑容。她,错愕得恍惚起来,眼里的笑渐渐凝成了冰:最后一排的他,是怎样穿越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来到她身边的? 有时候,幸福已经很近了,没有勇气时,我们看不见它。

第一排——最后一排 有时候,幸福已经很近了,没有勇气时,我们看不见它。念中学的时候,她坐在第一排,他坐在最后一排。他们的目光不曾相遇。 在班上,她是个乖女孩,成绩也不错;而他是调皮的,不羁的性格让老师很是头疼。他挨骂时,她会在前面偷偷地微笑,却不曾回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出现在她的梦里。她的眼中有了他,他却继续着自由恣意的日子。静静地,她坐在第一排,幻想着她无法到达的那个他的世界。 命运有时是奇妙的,原本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突然有了交点。班上调座位,他俩成了同桌。高大的他坐在她娇小的身躯旁,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让她快乐得不知所然。她从未这样近地看过他,这让她感觉每天都生活在梦里。他的笑,他轻轻地眨眼,他微微地皱眉,都那样细致地被她捕捉到了眼里。上课时,他同她偷偷地在课桌下玩猜手指的游戏。当她纤小的手指被他的大手一把抓住时,她看清了他手上有一颗痣。她突然明白了张爱玲笔下的那颗朱砂痣,是怎样印到心里去的。 幸福往往很短暂,还长着翅膀。在她蝴蝶般快乐得微微颤抖时,又一次的调座位让他们各归其位。他提着书包离开她走向最后一排,她坐在那里,没有回头。直到她的脸深深地埋进书里,眼泪才慢慢地流了出来。毕业后,她来到北国一个陌生的城市读大学。缤纷的校园中,时光流逝,她平静依旧,没有故事。莫名的孤独,让她常常流连网络,同亲朋故友聊天。在那里,她遇到了南方一个叫果的男孩。他们仿佛是多年的朋友,一开始就聊得很是投缘。但她执意不愿触及感情,这让果常常欲言又止。直到有一天,他对她说:世上最远的不是天与地,不是生与死。而是你就在我的前面,却不知道我爱你……看着闪烁的文字,她突然哭了,为果的苦,她的苦。她想到了那场无人知晓的灿烂与凋零,让她害怕的距离,又这样横在她的生命中。拭干心底的泪,她突然有了决定……见面那天,她先到了,坐在咖啡厅一角慢慢地等他。窗外,冬天来了,又会有一场雪。她感到了幸福,仿佛这一刻她已等待了许多年。他的身影出现了,他微微地皱眉,眨了眨眼,又露出了不羁的笑容。她,错愕得恍惚起来,眼里的笑渐渐凝成了冰:最后一排的他,是怎样穿越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来到她身边的?有时候,幸福已经很近了,没有勇气时,我们看不见它。

本文由欧冠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为果的苦,是怎样穿越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关键词:

第六十一次……男孩一次又一次向女孩传呼,女

一天一个男孩送给他的女朋友一台中文传呼机,温柔地对她说:我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你了。女孩调皮地说:如果我...

详细>>

她的心如坚硬的冰雕在阳光下渐融成水,她遇到

刀光剑影的搏杀。他的特殊身份让他的行为显得那么自然,那么率性,他的神态显示出他只是漫不经心地做了一件在...

详细>>

郭老师就敲几下,说郭老师和王瑞一个人拿着一

郭老师高烧不退。透视发现他胸部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阴影,怀疑是肿瘤。同事们纷纷去医院探视。回来的人说,有一...

详细>>

它并未发觉猴儿哥躲在它的坐席后边,小猪坐了

“丁零零。丁零零……”校园里的下课铃声响了,小朋友们都快乐地玩耍起来。猴儿哥在地上翻着筋斗,小猪在一旁...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