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6日一名初二学生从学校5楼跳下

日期:2019-09-21编辑作者:集团动态

欧冠 1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欧冠 2

  • 家长必读:让孩子快乐成长的八大秘方
  • 17岁少年辍学打工救弟:愿他快乐上学
  • 称职父母应该具备的11种修养
  • 中考家长影响孩子的15个细节
  • 爸妈微问答栏目 招聘策划编辑及实习生
  • 5月10日国际高中择校内幕火热报名中

原标题:初中生自杀个案警醒:生命该如何“教育”

欧冠 3图片来源于网络

新学期开学之初,上海市初中生接连跳楼自杀的消息让闻者唏嘘不已:2月14日,15岁初二学生卢某的尸体在上海市某小区的草丛中被发现;2月15日,年仅14岁的上海市初一学生赵某某从小区高层跳下身亡;2月16日一名初二学生从学校5楼跳下,经救治已暂无生命危险。

核心提示:2007年,北京大学[微博]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公布了一项调查报告,结果触目惊心:中学生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曾考虑过自杀,而为自杀做过计划的占6.5%。2012年,这一数据又增长了几个百分点。

欧冠 42月12日早晨,重庆渝北金山美林小区初一学生小阳(化名)从11楼家中坠楼。视觉中国供图

[摘要]青少年自杀率正在逐步増涨,而中国的死亡教育处于真空状态。

悲剧发生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到上海探访悲剧的见证者和相关专家,试图了解这几个初中生极端行为背后的教育困境。

中国人民大学[微博]宿舍楼品园5号楼,一男生从8层厕所跳下;上周,一个11岁的小女孩因没交作业被请家长[微博],回家后从楼上跳了下去。这些例子令人痛心,却又不禁让人疑惑,我们的孩子怎么了?为什么能够如此轻易的选择死亡?

根据《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4)》显示,2013年媒体上关于中小学生自杀的报道共计79例,其中自杀率从小学六年级开始攀升,初中最高,高中次之。

2007年,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公布了一项调查报告,结果触目惊心:中学生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曾考虑过自杀,而为自杀做过计划的占6.5%。2012年,这一数据又增长了几个百分点。

记者用百度搜索“中学生自杀”,截至3月22日11:00,显示有490万条搜索结果。

如何在教育中引导儿童正确认识死亡,规划有意义的人生;如何选择正确的教育形式,带领孩子通过死亡直面生命的意义……这些都是当前死亡教育需要思考的问题。

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曾发布的《中学生自杀现象调查分析报告》更让人心头一颤——5个中学生中就有1人曾考虑过自杀,占样本总数的20.4%,而为自杀做过计划的占6.5%。据悉,全国13个省约1.5万名学生参与了调查。

死亡教育在我国仍是一株成长中的稚苗,开展死亡教育家长反对、学校无奈,针对这个尴尬的现状,袁卫星老师提出在追问生命意义的过程中渗透死亡教育。希望您能在阅读这篇文章的过程中得到一点启发,获得一些思考。

“惊涛骇浪”的青春期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死亡是一件能盖住所有人的斗篷

上海市中学教师、心理咨询师余舟认为,处于青春期的初中生觉得自己已长大,对自己的为人处世能力有了很大期待,会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但实际上他们还不够成熟,一旦自己的表现让别人失望,就会担心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而有孩子会把这种担忧无限放大,却又无法排遣,最后就会把自己压垮。

人为什么会死?人死后去哪里?死亡会不会痛?为什么死掉的是他,而不是别人?死是不是睡着?我还能看到死去的他吗?我可以活到像他那么老吗?难道医生、护士与医院没有办法让人不死吗?我想到死去的他会哭,怎么办……

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研究员孙云晓看来,青春期是个心理和生理巨变的“惊涛骇浪期”,这时候的孩子矛盾多又封闭,尤其当 这种内部的变化与外部环境发生冲突时易引发极端行为,“外部环境主要是指人际关系,包括亲子关系、师生关系、同伴关系。比如同伴的欺凌,老师的几句尖刻的 话等都有可能引发危机,但最致命的冲突还是亲子关系,如果说父母不能理解他,甚至误解、打击他,这或许会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儿童忽闪着疑惑的眼睛,将这些叮当作响的问题摆在我们家长和教师面前的时候,死亡教育,已无可回避。

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组织的调查,83.6%的中学生家长要求孩子考到班级前15名,小学家长的期望更高。“在当前社会转型的变化时代,个 体焦虑与社会焦虑并存且相互影响。中小学生与家长都在焦虑,其中孩子的学习状况及其成绩可能会成为加剧家庭焦虑与紧张的导火线。”华东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国家教育 宏观政策研究院副院长、教育学系教授朱益明说。

一篇文章的作者这样写道:

此外,朱益明认为当前中小学生自杀事件增多也在于当代青少年对生命及其价值的认知不成熟,“一方面中小学生越来越有自我存在感,但另一方面 他们对于生命的真正意义并不清晰,在面对学习压力、生活压力或外部批评时感觉不到自我及其价值,会试图通过自杀来进行‘对抗’或实现‘解放’”。

当5岁那年同学父亲因心脏病而猝死的消息闯入我的生活时,我震惊了——死原来如此之近;记忆中的无忧无虑远去了。“我会死吗?”爸爸妈妈笑我傻,他们的搪塞却更增加了我的烦恼。用孩童想象丰富的眼睛,我看见了百年后的自己:毫无知觉;然后被埋了、被忘了,世界那么美好,我却化作地下的尘土……一想到死,我就无法入睡,担心自己会在梦中死去,再也见不到旭日东升,就像朋友的父亲。

生命无意义的沼泽

许多个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流向它们宿命的终点。我是焦灼的……你能想象吗?一个孩子花了好多年的工夫拼命想把死亡推开。她当然推不开……她不得不开始接受现实了;但是,她仍在寻找一个理由,她想赋予死亡一点儿真正的意义。

“大量的统计数据及经验观察表明,许多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有过自杀的念头。自杀不是一个病态现象,而是一个很普通的现象。”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 教育学部教授石中英认为,“不管引发自杀者采取自杀行为的具体社会事件是什么,也不管自杀者属于哪种人格类型,真正直接引发自杀者在某一时刻下定决心结束 自己生命的,是人生意义的匮乏感。”

作者对死亡的困惑及人生意义的探求,是每一个儿童迟早都会遇到的问题。

正如奥地利心理学家维克多·弗兰克所言,我要大胆地说,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东西能帮助人在最坏的情况中还能活下去,除非他认识到他的生命有意义。

一切绚烂和隐晦都烟消云散,对每个人来说,这就是死亡,是“去”,是“失”。死亡确实是一件能够盖住所有人的斗篷,从情感上来说,我们谁也不喜欢;但从生物学的观点来看,我们得承认它的公正性,承认它的力量和简朴。

然而,遗憾的是不少父母却在无意识地剥夺这种意义感。“一方面,如今的父母会尽力满足孩子的一切需求,需要他们自己努力去争取的东西反而变 少了,他们那种获得感淡了,更多的是空虚;另一方面,青春期的孩子在这一时期会开始对人生有很多思考,但又对自己的追求很恍惚,如果周围的人把学习、找个 好工作这样简单的人生模式强加给他们时,他们觉得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就会质疑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余舟说。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并应该重视、思考,讨论死亡问题。而对儿童开展死亡教育,意义则更为深远。

“人的现实生活是受某些价值目标指引的,去追求学历、财产、名誉、友谊等某些有价之物。而人生的意义是对人生价值合理性进行反思与体验,如 为什么要考大学、工作等。当这种反思得到的是种否定性的体验时,就会产生‘无意义’‘荒谬’等感觉。”石中英指出,当前中国社会正在转型中,由于信仰的缺 失、狭隘功利主义、个人主义的盛行等原因,传统的价值合理性正在被消解乃至丧失。“比如处于‘原子化’的社会中,年轻一代更多感觉到的是孤独、空虚、无聊 等,常看不到自己与他人的联系,只在乎自己的感受,这也是自杀者的一个共性,他们意识不到自杀行为会剥夺父母一辈子的幸福,整个社会为他付出的爱都被带走 了”。

帮助儿童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和焦虑。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儿童会亲身经历如长辈和宠物等的死亡;会通过各种媒介获知关于死亡的信息;会在文学、美术、音乐、电影、电视等作品中接触到关于死亡的描写……所有这些,都会给他们带来恐惧和焦虑心理。以健康的心态和儿童坦率地讨论死亡,有助于消解儿童不必要的精神恐惧。

欧冠,朱益明表示,“在现今高速发展和物质富足的时代,年轻一代的心理和精神状态已发生很大改变。他们不再担忧温饱问题,而是要求有更多的生命获 得感和意义感,以工具性为目的的教育、纯粹的知识灌输和技能学习已不能满足这种需求。”此外,社会的氛围也缺乏对生命的敬畏,如影视、文学作品、网络游戏 等对死亡的渲染以及社会暴力事件的频发等,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中学生对生命存在的认知。

帮助儿童建立正确的生死观,过有意义的生活。“死”是“生”的必然归宿,向“死”而“生”才是积极的人生态度。因此,既要引导儿童认识死亡,还要引导学生掌握生存技巧,追求人生价值,培养正确的人生态度。

经得起风雨的生命教育

从知行走向情感态度价值观

“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当前的死亡教育,涉及生物、社会文化、经济法律、道德伦理、价值等多个层面。但无论内容有多宽泛,死亡教育均应从认知、行为走向情感态度价值观。

在余舟以往接触过的中学生咨询案例中,她发现这些对生命发问的声音已悄然在青春期的孩子心中叩响,“然而关键是我们的生命教育是否足够强大,强大到能帮助孩子抵抗这些质疑、空虚、挫折等,让他们明白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在认知层面,首先告诉儿童什么是死亡。

对此,石中英建议针对当前中学生,特别是独生子女占主体的学生群体,进行生命价值观的教育,“许许多多的青少年学生在成长路上都会或多或少 遇到生命的意义匮乏感,我们需要帮助他们不断重置他们人生的价值坐标,帮助他们明白活着的价值依据是什么,增强他们内心的安全感”。

南京市少工委曾对南京市1068名在校小学生进行了一次关于生命意识的问卷调查。调查显示,认为“人死了,生命就停止了,不会再活过来”的小学生占60.30%,刚过六成。而近三成(27.62%)的小学生认为死亡是“在这个世界消散,去了另一个世界”,有10.67%的小学生视死亡为“睡觉、做梦”,甚至有1.87%的小学生认为人能“死而复生”。

此外,他认为不同的生命价值依据带来的意义体验和抗打击能力不同,生命的价值依据应努力提升到较高的层次。“现在的问题在于关注具体的东西 太多,关注超越性的东西太少,理想教育和生命价值观教育被社会、媒体的庸俗价值取向淹没了。但若一代人缺乏真诚的信仰、高尚的理想、远大的追求和严肃的社 会责任感,只是活在一个原子化的、物质的、当下的、感官的以及冲突的自我当中,他们怎么有勇气和智慧面对人生随处可见的困难与挫折?”石中英说。

对于死亡,有些孩子在认知上存在偏差。我们需要着重告诉孩子的是:生命只有一次。他有他的珍贵性——每个生命的诞生都是珍贵的,每个生命的过程是有限的,每个生命都是不可替代的。他有他的特殊性——人的生命是种生命和类生命的统一,是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的统一,是肉体和精神、理性和感性、能动性和受动性的统一。他有他的发展性——在生命生成过程中,人的生命表现出特有的自觉、自为和创造,具有自主性和超越性的发展。而死亡,就是生命的终结,不可逆转。

“社会是残酷的,不是说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朱益明表示,“我们所处的大环境在变化,我们教育的观念也应当从原来的‘学习改变命运’向 ‘丰盈生命’转变,简单粗暴的批评式教育方式已不合适,应给予孩子更多的平等和尊重,让他们从中有更多的参与感、体验感、幸福感与获得感。”

在行为层面,从儿童自身的视角,我们需要引导儿童远离死亡。

除了学校教育,孙云晓认为家长也有责任去了解自己的孩子,认识到自己孩子与别人不一样,“对10岁以前的孩子可以严格要求,对待10岁以上孩子的首要原则就是理解和尊重,多陪伴沟通,与孩子一起成长”。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对全国13个省份的约1.5万名学生做调查,于2007年公布《中学生自杀现象调查分析报告》,结果触目惊心:中学生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曾考虑过自杀,而为自杀做过计划的占6.5%。将该结果与截止至2012年公布的数据做比较,学生的自杀意念、自杀计划、自杀未遂等情况增长了几个百分点。

“生命教育也不仅是家长和学校的事,而是整个社会的责任。”余舟说,“我们好几年的教育,也不一定能抗衡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如影视、文学、网游中,耳濡目染的对待生命的方式,所以经得起风雨的生命教育需要社会共同努力”。

另外,根据全国妇联发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状况报告(2003-2004)》,意外伤害成为当前我国14岁以下儿童的第一位死因。全国每年至少有1千万儿童受到各种形式的意外伤害,10万儿童因意外伤害而死亡,40万儿童因意外伤害致残。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余舟为化名)

可见,风险防范,是死亡教育中的必修课。学校和家庭应对儿童实施更加具体实用的安全教育和健康教育,使儿童在意外事故面前能自救,心理危机面前能自我调节;相信自己拥有解决自身问题所需的能力;运用正向焦点思考;寻找例外的经验;肯定“小改变”的价值;获得正向的回馈……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孙庆玲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情感态度、价值观层面,我们要通过教育,让儿童认识到人生的无常,通过三个角度活出人生的意义。

近年来,从青少年自杀者留下的大量遗书来看,他们反复提到的就是“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没有必要再活下去了”、“没脸活了”、“生不如死”、“活在这世界上完全是多余的”,“活着没有意思”等。一些遗书中还提出了问题,如“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活着?”“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种无意义感导致自杀者下定决心走上人生的不归路。

学校和家长要帮助儿童打破这种无意义感,可以从三个角度着手。

健康的身体。认识生命的特点及其发展规律,珍惜生命、尊重生命,敬畏生命。掌握与生命安全与身心健康相关的知识与技能,保持心理和情绪健康。

积极的心态。能够主动适应社会,与他人健康交往,勇敢面对挫折,养成良好生活习惯和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具有良好的人际沟通能力。

有意义的人生。认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具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合理规划人生,具有远大的理想和追求,追求生命的崇高与伟大。超越“小我”,关心国家、社会和人类,具有中国灵魂、世界胸怀和民胞物与的思想。

死亡教育要用儿童可接受的方式开展

在开展死亡教育时,我们尤其要遵循的原则是:尊重儿童的个性差异,与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相一致。既要考虑到儿童“想”知道什么,又要考虑到儿童“能”知道什么,还要考虑到儿童“该”知道什么,达到死亡教育目的,同时也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间接伤害。

台湾高雄师范大学张淑美博士曾针对“如何处理儿童对死亡的疑惑”提出“五诫”:勿说死者只是睡着了——因为睡着了通常会醒来,以死者安睡的说法来安慰儿童,易使他们不是一直在“期待”死者“醒”来,就是害怕自己会不会睡着了就是“死”了;勿说死者并没有真正死了——儿童不太能了解抽象的比喻或安慰之词,仍应告知其事实,以免他们更愤恨或怀疑亲爱的家人没有真正地死,为何不回来看他;勿说死者是去旅行了——旅行是会回家的,这种安慰容易使儿童愤恨死者为什么不告而别,一去不返;勿说死者是被上帝(神明)带走了——此说易使儿童视上帝(神明)为敌人,感到有罪或担心受到惩罚;勿以“上天堂”或“下地狱”来比喻死亡——此说易使儿童纳闷,究竟挚爱的亲人是到天堂享乐,还是下地狱受苦了?若自己不是一个“乖孩子”,是否将来会下地狱?可能因此被担心、恐惧所扰。

在遵循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的原则下,开展死亡教育的途径多种多样。

结合儿童的亲身经验谈论死亡。儿童第一次接触死亡概念,可能是看到鱼缸里一条鱼浮在水面上,不动了;可能看到一次交通事故的新闻报道,被撞倒在地的人,不动了;也可能是家里老人躺在床上,不动了。结合已成、已见的事实谈死亡,能使孩子们对死亡的理解更直观、更全面。

结合影视、文学作品开展死亡教育。《入殓师》《美丽人生》等影片,还有很多文学作品,包括绘本,可以帮助儿童认识死亡。比如,《汤姆的外公去世了》《爷爷有没有穿西装》《老鼠爷爷的告别信》《出生后的一天又一天》等读物,都可以帮助孩子升华对死亡的认知,增强孩子心理自助的能力。

开展“临终关怀”志愿活动,创设“濒死体验情境”。邀请医务工作者开讲座,从专业角度讲述生命健康、安全的重要性,领会个体生命的过程性;开展情境活动,触动孩子们对生命的珍视,自觉地规划人生,树立向死而生、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

我们可以寓死亡教育于青春期教育、心理教育、安全教育、健康教育、环境教育、禁毒和预防艾滋病教育、法制教育等专题教育,充分利用学科教学、班团队活动、节日纪念日、仪式教育、社团活动、综合实践活动等多种载体。围绕活动、体验、省思等关键点,灵活运用阅读指导、亲身体验、模拟想象、案例讨论等多种教学方法。

一位外国作家谈到死亡时说,我们就像一群孩子,被允许在一个大的花园里度过一天的时光。这一天对每个人而言都是不同的,但如果我们懂得去欣赏、去体味,这一天中就会有看不完的美景,享受不尽的欢乐。在这一天结束的时候,万能的花园管理员——死神就会出现在每个人面前,然后告诉我们:“天已经晚了,该回家了。来吧,你们累了,躺在自然的怀抱中好好安息吧。”我们这样跟孩子谈死亡,是不是会好一些?

本文由欧冠发布于集团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2月16日一名初二学生从学校5楼跳下

关键词:

欧冠:仅二零一三-二〇一六揭露的性侵小孩子案

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很久之前看过两部电影,一部是《素媛》,一部是《熔炉》,前一部电影是展示一个未成年少...

详细>>

男孩的父母们一定要摒弃急功近利的心态,养就

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一、为什么培养男孩要戒除急功近利的心态? 海淀小升初先推优再特长 专题 想要孩子成才父...

详细>>

孩子学会说话以后

导读:孩子学会说话以后,只要有说话的对象,就会不停地提出疑问,好奇心日渐增强,开始对新世界进行探索。对...

详细>>

很多父母都抱怨自己无法和孩子进行沟通,很多

很多父母都抱怨自己无法和孩子进行沟通,很多孩子也经常会说和父母没有共同语言。有一句话说的很好:“人,之...

详细>>